名人

宋世义:玉雕大师的“艺术人生”

来源:品石网    作者:赵健宁      2018-12-29 10:18:48

导语: 宋世义玉雕作品  看书、画画、唱戏是宋世义小时候的最爱,“我们家小时候不让画画,觉得那是歪门邪道,怕耽误学习,唱戏也是,只有看书、写字可以。”但是家人

 宋世义玉雕作品

宋世义玉雕作品

  看书、画画、唱戏是宋世义小时候的最爱,“我们家小时候不让画画,觉得那是歪门邪道,怕耽误学习,唱戏也是,只有看书、写字可以。”但是家人的反对也泯灭不了宋世义对艺术的热爱,初中毕业的他执意报考了北京工艺美术学校,从此开启了“艺术人生”。

  别看现在的宋世义成为了享誉全国的玉雕大师,在当初刚毕业时,他可从没想过自己会去“磨玉”。在学校里,宋世义最喜欢的课是国画人物和小型室内泥塑,他希望毕业后能从事这一类的工作,但天不遂人愿,一毕业,他竟被分配到了玉器厂。

  “远看蹬三轮的,近看抹泥的”——这是“磨玉”人们的自嘲。脏、累,不喜欢,加上受到厂里民间艺人出身的老师傅们的排挤,刚到玉器厂的宋世义想过很多“跳槽”门路。现在,已过古稀之年的宋世义已然很豁达,“行行出状元,哪行干好了都不容易,没有高低贵贱之分。”但是当时年轻气盛的他绝没有这么想得开。找同学,托关系,已经找好了几条出路的他被一场“文革”的到来,断绝了所有的希望。

  1966 年上半年“文革”开始,所有人冻结关系,调不了了。死了心的宋世义开始踏踏实实学磨玉,“现在想起来,这就是命。”宋世义笑了。

  进了玉器厂,一切从零开始。“科班生”宋世义跟学徒工没两样。扫地、擦桌子、烧水、沏茶、刷痰盂、搬料、修工具、捞沙子……进厂半年多后,宋世义终于开始真正学习玉雕技术。

  要想创新,思路就不能局限在固定模式中,“要多走、多看,看其他地方的玉雕,也看各地的风土人情,多接触姊妹艺术,比如建筑、绘画、雕塑、戏曲、舞蹈、音乐等等,心里积累的素材多了,灵感就会在某一瞬间迸发出来,这就是厚积薄发,是知识的积累,阅历的积累。”宋世义一直秉持着这样的信念。

  2000年,宋世义从玉器厂正式退休,随后成立了自己的玉雕工作室。用他的话说,终于不用再戴着镣铐创作了。在玉器厂,必须完成领导下达的任务,创作有限制;给别人做加工,老板要考虑到销售额,题材、风格都是老板说了算,等到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,宋世义才获得了完全绝对的自由。

  现在他的玉雕工作室,一部分是完成客户的订制,而另一部分,则是他自己随心所欲地创作。“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想尝试就尝试,完全体现我个人的追求”,宋世义很开心。做惯了大件作品的他近几年专注于小件的设计和创作,一方面弥补了小件涉猎少的缺憾,一方面也迎合了当下玉雕市场的需求。

  《贵妃出浴》是一件南红玛瑙的深浮雕作品。当初得到这块料时,宋世义设计了好几个题材,最终选定了“贵妃出浴”这一主题。玛瑙的红色恰到好处地体现了封建鼎盛时期——大唐王朝的气象,而江山美人的故事也反映出了广阔的社会历史。作品中不同俏色的巧妙利用完美地体现了玉雕“量料取材,因材施艺”的宗旨,无论是造型、神态还是工艺,都透露出精妙、典雅的审美意味。

  不断尝试、不断创新的宋世义还有不少“跨界”作品。《裸女》就是他与花丝镶嵌大师程淑美的“跨界合作”。作品取材于西方19世纪新古典主义画家安格尔的名作《泉》,无瑕的白玉在精致的刀法下展现出少女丰腴曼妙的身姿,周围环绕以金色的花叶,慵懒、娇媚的少女亦真亦幻。

  对于玉雕的未来,他也有自己的担忧,“随着高科技的发展,玉雕技艺会越来越好,但是全面发展,而且将文化作为终身追求的人不多了。”宋世义认为,从事玉雕工作的人需要德才兼备,克服浮躁和功利的心态,在追求经济效益的同时,更要注重社会效益和文化效益。

相关推荐

  • 合作伙伴

  • 官方微信
    官方微信

    天天快报
    邮件订阅
   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、研究成果、产业报告、活动峰会等信息。
     关于品石| 业务体系| 加入品石| 服务声明| 信息反馈| 联系我们| 广告赞助| 友情链接

Copyright© 京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京ICP备15057083号-1

分享按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