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赐慧眼 识破江湖??张建军的梦想与追寻-品石网-从这里了解世界奇石
天赐慧眼 识破江湖??张建军的梦想与追寻
名人
2017-02-15 14:49:29
[ 品石网导读 ]   ——题记:  岁月把时间  轮回成眼的形状  他把灵魂装在眼睛的符号里  看破沧桑  一、是异数?亦或命中约定?  张建军,草根玩石家,地道的老天水

 

  ——题记:

  岁月把时间

  轮回成眼的形状

  他把灵魂装在眼睛的符号里

  看破沧桑

  一、是异数?亦或命中约定?

  张建军,草根玩石家,地道的老天水人。当过兵,做过医药,做过建材,每一个跨步,都属隔行如隔山的新开始。令人钦佩的是,他走过和正在行走着的脚印里,都有令人瞠目结舌的跌宕故事。尤其是他赏玩眼睛石石种的独到慧眼与发现,在赏石界备受瞩目。“眼睛大王”的雅号,就是业界同行对他钟情眼睛石且屡出成就的一种认可和敬重。

  早在四年前,单位一同事就向记者推荐说,天水城区有一位玩石头的人,年纪不大名气不小,听说他玩石头玩得很有特色,你要不要采访一下。听过之后,一晃就是两年,直到在2014年天水市首届观赏石精品展上,记者见到他。他说话不多,却很有见地;展出的石头也不多,却很有味,尤其是对石上图纹的慧眼识物,显出了他不同常人的眼光和识见。

  后来一年间,接触很多,正式非正式地对他采访过多次,却总是下不了笔。每次采访后,记者总是想起汪峰唱的那首歌。“生命就像一条大河,时而宁静时而疯狂;现实就像一把枷锁,把我捆住无法挣脱。这谜样的生活锋利如刀,一次次将我重伤,我知道我要的那种幸福,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。”

  歌词似是专为他而作。已过不惑年龄正陶醉在眼睛石里的张先生,自小就在秦州城的大杂院长大,天赋高、心性高,高中毕业就应征入伍到了部队。刻苦爱钻研的他在部队练回来了一流驾艺,复员分配到市医药公司开车跑销售。1999年,待不住的他主动承包了单位的一家医药门市部,自负盈亏闯市场。眼光独到的他,总是能捕捉最新的医药信息,最神的是在那个以分分厘厘计算利润的年代,他对数字的敏感和精确,达到了可与计算机媲美的精度。这份精准,成就了他的医药事业。后来在他辞职下海创业的人生辉煌里,他近乎传奇地成了天水医药界的翘楚,一度领跑天水医药零售。

  2005年,正处医药零售巅峰的他,在一次采购中受骗,几十万资金打了水漂,自己也被迫离开了医药行业。当年,不服输的他涉足建材行业,然三年的市场搏击折戟沉沙。浪峰坠落浪谷,重压下他独自深入河谷山涧,在寻觅石头中释放自己。也就从那时开始,石头成了懂他心潮的知音,他也在与石头对话中救赎自己。就这样,天资聪敏的他,一头扎进石头沉潜磨砺整八年,八年间足迹踏遍陇山陇水,勘察寻觅奇石,数次骑车寻梦长江,潜行各地石市追寻好石头。然直到最近两年,声名鹊起的他才被同行发现,雅号 “眼睛大王”的原来是他。低调不张扬的张建军像一个异数,从医药建材跨行成了眼睛石的发现者和开拓者。“是命中注定的吧?不知不觉我就爱上了石头,爱上了眼睛石。对于眼睛石,我是懵懂是初恋,我和它的爱情,一定会开出美丽的花。”外表粗粝的他,诗意的话语中埋着哲理一样的话。

  二、隔着喧嚣的河,追溯自然

  在张建军的天珠源工作室,眼睛石是最大的主人。地上架上桌上椅上,到处都是它的身影。被眼睛石围拢着的张建军,常常盯着一枚枚“眼睛”出神,他似乎想透过石头上那一圈圈轮回一样的纹理,洞见未来。

  张建军说,他非常喜欢这长着眼睛一样的石头,你看它的时候,它也在看你。“这种石头非常有内涵,金钱一样神秘的符号里,有图腾,有隐喻,有诸多可以参照心灵的象征和图解。”每当说起眼睛石,张建军的眼睛里会升起熠熠的光。他告诉记者,这种美丽的石头,是在火山爆发时流动的熔岩遇到水后急速冷却凝结而成的,由于地壳富含铁质矿物,所以就具备了很好的沉淀和黏附效应,这种情况就像热水效应下的静电式电解作用,通过不断吸附同类属性的矿物质,一层层地次第收附黏着生成,便呈现出同心圆一样的石眼。他说,就国内眼睛石的品质而言,内蒙戈壁沙漠产的最好,其中尤以存于地表历经了沙洗日晒的最为珍贵。

  采访中记者感到,张建军对戈壁眼睛石的一往情深,是激情和热爱的全部投入。这份投入,静水流深自开蹊径。采访了解,在眼睛石价值上尚未被市场认可的数年前,他就对内蒙阿拉善玩眼睛石的朋友说,市场不认可,不是说眼睛石不好,而是它的价值没被恰到好处的呈现出来。为此,他苦索实践,最终在表达眼睛石之美的工艺取舍上,找到了深受市场追爱的模式。借势先进的打磨工艺,为 “眼睛”嵌入独特的文化深意。这种独特的文化深意,就是时间般一圈圈轮回在眼睛石里的,包含了哲学、宗教、美学和文化思想的神秘而完美的涵义。张建军说,眼睛石中的一圈圈纹理,就如宗教信仰中的渐悟和包容,如哲学中人对事物认识过程中所无限接近而历经的一串串圈,如传统文化中“万象远视,遇方成圆”默契出来的圆通、圆满与圆活,它暗合了中国美学色彩中最为迷人的“天人合一”思想。总之,无论从那一个角度切入,都能透过石头上的“眼睛”,获得与自己内心相融的隐喻。当然,烙在眼睛石上的圆圈,更是财富的象征和表达。

  文化点了眼睛石的“睛”,张建军悄无声息的这种渗透和影响,在这几年一步步将眼睛石推到了赏石文化的最前台,伴着眼睛石的热销,“眼睛大王”的雅号也渐从行内传开。内蒙卖眼睛石的石农很感激他,因为张先生的“点睛”,他们的石头赚钱了。赚钱不忘恩人,赠个雅号很正常。然张建军对此并不认可,称自己永远都是石头的学生,并对眼下跟风般打磨眼睛石的状况很不感冒。“虽然打磨能很好呈现眼睛石的美,但打磨的后遗症会葬送眼睛石的。”他说。

  成也萧何败萧何,为何?他说,天工为上,原初和自然才是最美。能不上刀就不上刀,就是非雕不可,也要依石凑刀,将丰厚的文化意蕴赋予石上。推陈出新没错,但必须要回归自然,只有自然的,才是最美的。张建军说这话时,狠狠地抽了口烟。

  三、保持敬意,擦亮石头的灵魂

  沧桑古朴,纹理清晰的眼睛石,成了张建军生活工作中的最大话题,每遇合适的场合,他都不遗余力宣传推介并苦口婆心告知业内,打磨是条路,但须保持敬意,否则会毁了眼睛石。他说他的梦想是如有机缘,要为眼睛石出本专著,将眼睛石的前世今生都说的清清楚楚,为网上排挤、小觑眼睛石正本清源。

  名正才能言顺,才能赋予眼睛石更大的文化价值。对此,他对网络微信上不分是非曲直的人云亦云很反感,觉得眼睛石的声名和品牌,确实需要有个人站出来发声了,需要有详实的史料和证据,来擦亮眼睛石的“眼睛”。当记者问他当初为何推崇借势打磨工艺提升眼睛石石种,而现今又主张回归自然天工为上呢?他说,这并不矛盾,主张回归自然也并不是一刀切,不需要打磨工艺了,相反更需要在“点睛”的技法上下功夫。如果原来仅仅是仰仗工艺“技”,那现在就必须要靠文化的“艺”了。

  张建军告诉记者,9月份他受邀参加在内蒙阿拉善左旗举办的2015海峡两岸赏石文化交流展,展会上他亲眼所见被评为金奖的《雏鹰》,就是对眼睛石原石俏色的艺术性“点睛”,而这种依仗文化艺术提升眼睛石价值的路子,更为接近自然和原初,是大道。说这话时,张建军的语气里充满了敬意。敬意尘埃不染,忘我而真诚。

  “玩石的最高境界是无石,是看破,是忠实石头的内心。”张建军说。

  宛转动荡,无滞无碍,不少不多,谓之恰好,谓之圆。期冀“眼睛大王”张建军,能引渡眼睛石石种抵达恰好之境,回到如生命轮回般的纹理之中。

相关文章